股市配资

福安期货配资 网 网站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列表 期货配资 内容

倪溦仇黎辰小说《钱债肉偿》全文在线阅读(完整版)

2020-06-11| 发布者: 福安期货配资 网| 查看: 144| 评论: 3|来源:互联网

摘要: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11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▲《钱债肉偿》小说免费阅读,人气新番书籍,无删减,不弹...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11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▲《钱债肉偿》小说免费阅读,人气新番书籍,无删减,不弹窗,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兔语书斋】回复【03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《钱债肉偿》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第6章外套
     倪溦吸了吸鼻子,走回位置拿自己的包,推开宴会厅的侧门走了,没看见一直追随她的目光。
      高跟鞋叩击着闪亮鉴人的大理石地面,倪溦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看见了束南。
      “还没十点呢。”
      束南被穿黑色礼服的倪溦惊艳了一把,深V抹胸是M字型的,衬出两团雪白圆滚的形状,他手里拿着伞,“下雨了,我早点过来接你。车停在外面。”
      倪溦道谢,勉强打起精神,“那快点回我家,你别太累,我们还要补习呢。”
      两人走没几步,束南脱下自己的外套,长臂环着倪溦的腰身,手把手给她穿上。
      倪溦从没和束南距离这么近过,不习惯和抗拒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      “把手伸进来。”束南置若罔闻,直到给倪溦拉上拉链,振振有词,“外面冷。你要是生病就没办法给我补习。”
      他这时候发现,“对了。你怎么眼睛红了?”
      倪溦眨眨眼睛,笑得凄楚,“哦。可能风迷眼睛了。”
      在一旁沙发上落座的仇黎辰,始终注视着倪溦纤瘦的背影,直到消失在门板后。
      肆无忌惮,如饥似渴地看。
      自从分手后,仇黎辰只允许自己在某些时刻想起倪溦,入夜时,醉酒时,独自一个人时,灯火阑珊处时。
      对于她,他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,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。
      费柠强装看不见他走神时感伤的眼神,依旧笑嘻嘻地搂着他的手臂,企图唤回他,“仇。林总的方案很翔实,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      林先生嘴角都笑酸了,“是的呢。我们还有这个……”
      在仇黎辰的生活里,没有一丝倪溦这个前女友的痕迹,只有他知道,生活背后的阴影里,除了倪溦还是倪溦。
      心里千次百次呐喊的人都是倪溦,他快把自己逼疯了。
      “我有点事。”仇黎辰腾地一下站起来,“失陪一下。”
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费柠和林先生都被惊了一下,就看见仇黎辰迈开长腿,西装下摆被风带起来,他跑着开了侧门追了出去。
      “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费柠叫了一声,见仇黎辰没回头,跟着追了出去。
      酒店大厅里,远处一双影子,看着束南把倪溦拢进怀里,亲昵地给她穿上男士的外套。
      以前繁重的高中课业,仇黎辰和倪溦晚自习溜出去看电影,黑漆漆的影院里,她觉得冷,他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。
      他个子高,她穿起来袖子太长下摆太长,仇黎辰笑眯眯地喝可乐,“像鸭子,你嘎一下,让我看看像不像。”
      倪溦配合地嘎了一声,又凑过去吮吸管,和他喝同杯冰可乐,数落他,“又是小马又是鸭子,你找我就是找了个动物园,你赚大发了,仇同学。”
      仇黎辰把倪溦抱在怀里,少年不识愁滋味,手掌搓揉着她的肩膀,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要她做保证,“以后你只能穿我的外套。”
      倪溦被仇黎辰身上的衣服的外套笼罩地心满意足,仰头亲他红红的耳朵,“好的哦,仇同学。”
      仇黎辰站在原地,想起往事来,手臂被身后的费柠抱住,她还是活泼开朗的语气,“仇,我猜对了哟。”
      “刚刚和你说悄悄话,我说这女的一看就是出来卖的。里面还一个老的,外面就有个年轻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是出来看我猜得对不对是不是?我猜对啦!快奖励我。”
      仇黎辰没动,心脏像被人狠狠地攥住,呼吸不了。
      他低垂眉眼,甚至没有力气把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费柠推开,知道她在说话却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倪溦跟束南补习后,送他到楼下。
      回家后,倪溦收到了鲁爷发来的转账,一共四千块,接了一句,二千伴游一千翻译一千是客人给的补偿。
      倪溦全转给方莹,这个月的一万二好了。
      鲁爷八卦的很,那老家伙对你做什么了要给你补偿?
      倪溦有一股冲动把鲁爷删掉,她真的真的不想再做这个了!可是又默默收回手,她还欠仇黎辰钱呢。
      靠着案台坐在地板上,许是燃尽的香灰真的进眼睛,倪溦抱着膝盖真的掉起泪来,哽咽着,“妈。我还爱着他。”
      一百万到手的洪菁还是快活过几天的。
      没钱时当着倪溦的面说不去棋牌室,过后故态复萌,有钱了,麻将打得更凶。
      只是洪菁的好运气没这么长久。
      那天在棋牌室,洪菁的麻将搭子王太太窃喜,“告诉你呀,今天有个女的过来一起玩,姓黄,家里做官的,特别有钱~”她期待地搓搓手,“财神爷保佑我今日我牌运上佳,日进斗金!”
      等过了一会,王太太一脸喜色热情地把人迎进牌室,“来来来,洪菁谭太太,这是我们今天的主角,黄女士我们的密斯(Ms)黄!”
      洪菁抬眼打量进来的女人,明明和她年纪相仿,却保养得这么好,从头到脚都是牌子货,一双眼睛含威不露,提着手袋穿着高跟鞋笔直地站在那,活脱脱一个女高管的架势。
      ~
第7章路费
     来者不善,看起来侵略性十足。
      本着输人不输阵的想法,洪菁状似无意地撩了撩头发,露出手上黄灿灿的金手镯,她的左右手各戴了一个。
      王太太曾评价过,沉甸甸的分量十足。
      打麻将用的筹签是棋牌馆银制的小长条,开局前去前台买筹签,打牌后用赢来的筹签去换钱。
      麻将桌上的高倍灯光芒烧得人心慌,伴着闲聊的鸡毛蒜皮家长里短,瓷杯上的梅枝舒展,沏出来的浓茶香气逼人。
      洪菁对那密斯黄实在喜欢不起来,牌桌上处处针对她,又遇上谭太王太这两个马屁精墙头草,弄得一口气憋在心头。
      牌过三巡,洪菁喝茶,眼睛从瓷杯边缘飘过去,那位密斯黄的盒里堆满了筹签。
      不由心中暗骂王太太八百遍,遇到这种人还想着日进斗金?这密斯黄打牌时又稳又精,旁人胜算半分没有,根本占不到一点便宜,不输得底裤都脱了就算是上天垂怜了!
      这场麻将终于在谭太太的求饶下告终,大呼给她留点买菜钱,又扯着笑,“我有优惠劵,请大家喝星冰乐好不好?”
      谭太太一扭一扭走了,三人在牌室里坐着闲聊,密斯黄突然哎呀一声,“王太,有没有谭太电话呀?我在戒糖,星冰乐是喝不得的。我得给她打个电话,叫她不要预我份,不然就浪费了……”
      王太太一听,肢体动作比语言还快,立马就站了起来,“密斯黄真是太客气了!打什么电话。我现在去找她,跟她说一声。给你换成黑咖啡好不好?要不要下牛奶?”
      走之前她还嘱托洪菁,“好好照顾我们密斯黄呀。”
      这殷勤得过份的王太太终于走了,洪菁长舒一口气,只留下她和密斯黄,牌室里一时无话。
      洪菁摸了摸手上的金镯子,看都不看她,坐在位置上地玩着手机。
      密斯黄瞥了一眼洪菁手上两个俗气厚重的金手镯,抱着手靠在椅背上,真面目露了出来,“用你女儿卖逼钱买的?真够可以的。”
      洪菁像只被猛踩到尾巴的猫,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,一双眼睛直瞪向她,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      与她的暴怒相比,密斯黄慢条斯理地长腿交叠,和她对视,“我是黎辰的妈妈。我在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      洪菁一听气势刹时就弱了半截,脸一扭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      把玩着牌桌上的麻将,手下暗红色的指甲被光照得渗人,密斯黄笑了,“我还以为长什么样,看来卖去东南亚都没人要。”
      洪菁死鸭子嘴硬,“我都把钱还给豪哥了,没瓜没葛,就是卖你也不卖我啦!”
      “你说的是我的杜豪小弟弟啊。”密斯黄没了耐性,把麻将摔回麻将桌,腾的一声,“你要不要去问问他,他放的款子都是谁给?你欠的可是我的钱,我要怎么处置你,你说说。”
      洪菁背后唰的一下冷汗涔涔,脸色发白,她动了动唇,对上令她厌恶的脸。一句句道歉求饶低三下四的话涌到了嘴边。
      赌徒的道歉忏悔一点都不可信。
      密斯黄没心情和她仇旋下去,提着手袋站了起来,经过洪菁的背后时,她停在那,“我不想再在南市看见你了,三天。”
      洪菁人抬起脸来,面前是满桌凌乱的麻将,“可是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你有问题?”
      “没有没有。我走。”洪菁面上啜泣不已,暗暗咬紧了牙,凭什么你能赶我走赶我背井离乡?
      密斯黄看了一眼手表,挑着眉眼,“别光答应我,屁股却不动一下。你要是不走,就不是东南亚这么简单了。”
      洪菁连忙点头,“好好好。”
      “对了。”密斯黄伸手在麻将桌面上,然后松手。
      洪菁看着好多根闪着银光的筹签自由落体噼里啪啦地掉在桌面。
      密斯黄一点都在意地拍了拍手,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,留下最后一句话,“路费。还有,我要是你这手牌技,我就不会出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王太太回来的时候,走廊里看着洪菁攥着一大把筹签慌慌张张地快步从牌室里出来。
      她拽住洪菁的小臂,“诶诶诶,密斯黄呢?”
      洪菁没听见一样,匆忙地把筹签递给前台的结算小姐。
      王太太继续追问,洪菁烦了,“去你妈的密斯黄!你知道她是仇太太吗?”
      “知道啊。哎哟,这种女强人,要强得很,前面放个夫姓跟要她命一样!”
      前台小姐把结算后的钱一万一万地用白纸条绑起来,递了出来,“一共三万六千块,点一下。”
      王太太拽洪菁的袖子拽得更凶,“诶诶诶。洪菁!密斯黄的筹签怎么在你这里!!”
      洪菁把钱塞进手袋,把王太太的手一甩,一伸手猛地把她推在地上,翻脸不认人,“我可被你害惨了你知不知道!”
      趴在地上的王太太看着洪菁夺门而去,“我怎么害你了!姓洪的你回来给我说清楚!”
      ~

《钱债肉偿》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兔语书斋】回复【03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爱生活爱阅读,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



分享至:
| 收藏
收藏 分享 邀请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福安期货配资 网  

GMT+8, 2019-1-6 20:25 , Processed in 0.100947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福安期货配资 网 X1.0

© 2015-2020 福安期货配资 网 版权所有

微信扫一扫